根据上述对于牛市不同阶段的划分,将2007和2015牛市不同时期各大股指的环比涨幅情况进行计算分别得到表2、表3。从表2、表3中可以看到,牛市中各大股票指数普涨,且涨幅较大,一般至少可达到100%以上。在表2、表3中,分别将上证50、沪深300、中证500、中小板指以及创业板指进行相互比较,阶段性环比涨幅靠前的指数用红色标出,阶段环比涨幅靠后的用绿色标出。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中小扳指从2005年6月7日才开始启用,其在2007牛市前期的涨幅靠前并不能有效反映当时市场实际情况,因而应将其剔除掉。

从货币政策来看,在经济下行压力下,逆周期调节作用会加强,货币维持宽松,流动性维持合理充裕,货币政策的重心将更多地放在信贷传导机制的疏通。18年以来央行多次降准、增加再贷款再贴现额度、并创设TMLF工具,货币政策的实际宽松不断加码。18年12月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央行货币政策例会,以及19年1月的央行工作会议均提到,要强化逆周期调节,适时预调微调。当前经济总体需求较弱,为保持信贷和社融合理增长,2019年货币仍维持相对宽松,年内存款准备金率仍有下调空间,我们预计下调空间有3个百分点左右,而且今年货币政策的重心将更加注重信贷传导的疏通。